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                妾心不臣 第三十五章
                  「凌珑殿下,回宫的车马已备好。」宫外夏朗再度唤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今日夏公公催得好认真啊。珑儿告退,明日再来找陛下和婶婶。」黑凌珑叹了口气,却还是乖乖地行礼退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待她走到门边时,忍不住又回头对着褚莲城灿然一笑」这才离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殿下是个好孩子……」褚莲城回头看向黑拓天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心跳如雷,被他看得一颗心都抒了起来」想对他笑」可鼻尖却先一酸,眼眶泛红地低下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总算是活着回到我身边了。」他握住她的下颚,抬起她的脸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再也不离开你了……」她偎人他胸前」双臂环在他的腰间。
                  此时无需敬语,天地之间唯有他们彼此二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低头将脸庞埋人她发间」嗅闻她身上的淡淡药草味」感觉心上的伤正一点一滴地被疗癒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究竟等了多久?等到心都快凉了;等到已经把不去想她免得心痛当成了习惯;等到——她终于回到了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身子全好了吗?」他在她耳边低语,吮着她耳珠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也许比不过常人」但鬼医师父说几十年寿命没问题。」她绞着他的衣襟,身子轻顚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是何时清醒的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褚樱丹死去的那一日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已经三个月了!为何不通知我?」黑拓天浓眉一皱」不快地看着她,「鬼医师父说,我那时甫清醒」言语行动尚无法自若」怕你担忧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是怕我镇日催着他医治好你吧。」他冷哼一声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想不到陛下竟成了我师父的知已了。」她笑着伸手去触他的脸庞。「我那时连走路都要人搀扶」若你看见,必然会心急。况且,我那时状况不好,也不想你看见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再不好看,都是我要的人……」他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女为悦已者容,我总归还是希望你能看见我最好的一面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就看我想要的那一面……」他低头覆住她的唇」吮吻了一番」惹得二人都情动不已才松开了她一隐忍多时,他自然想要她,但他还有话想同她说」缠绵一事自可稍缓。
                  只是低头一见她双唇被吮得水红,忍不住又低头以舌头轻舐了一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喘着气,低头将脸埋入他胸前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对了……」她抬头看向他,「我卧病在床这段期间,全靠萱儿照料。我当时入疫城之前,便已认她为义妹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她照顾你有功,我自会重赏于她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谢陛下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该赏你师父吗?」他指尖轻触着她的五官,想确定她真实地存在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鬼医师父是药痴,能把我救活」他心中的那份得意比之什么奖赏都让他开怀。且你派出了一组药工在各国行走,让他能得天下各方药草」镇日废寝忘食」更不需其它奖赏了。倒是可以安排几名心思伶俐、心地良善、对药草有兴趣的女子陪在他身边照料食衣住行」最好是还能拜师学艺,多学些能救人的医术,才是正务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此事你看着办,需要什么便说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她点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黑拓天握住她的下颚」仔细地打量着她一太不可思议了」二人已经说了好一会的话,可她却依然神态自若,模样没有丝毫不适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没想到兰方说的那种近乎匪夷所思的方式,居然有效。」他惊叹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如今的安好,是用褚樱丹的命换来的。鬼医师父告诉过我,褚樱丹毒发时」脏腑被饿之痛,就像被毒虫一口一口噬去一样地痛。她就受着那样的苦一年多……」褚莲城微低着头,身子轻颤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中毒是拜她所赐。」黑拓天再度挑起她的下颚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能再度活着回到你身边,便不想再有仇怨之心。只是总还是不忍心她受那样的痛,况且鬼医师父其实是六亲不认的,明知褚樱丹喜欢他,却还是将她当成药材一样地使用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了,回来便不许再去想那些事了。之后便一心一意陪在我身边,连生儿育女这些事都不用担心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能无私将皇位传予珑儿,实是了不起。」她对着他点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放下重担,没什么了不起。倒是珑儿若要当个好皇帝,便要辛苦一点了。所以,我让她从小锻链体魄,也是想她身强体健才能多担待些。亏得她之前跟着外祖父母吃了许多苦,是以如今再怎么累,总也不喊苦。」他说起珑儿,唇边总是有笑意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她现在跟着你,你就是她的典范,她也会是个好皇帝的。况且,我听尚贤兄说了,你成立了遴选制度,日后各部主事若是出缺,便让你挑出的人选与各部推选之人互相辩论,各抒已能。而且博士学宫现在除了文识人才之外」也开始纳入各类工艺及医学等等各种术业专精之人。墨将军还拿了北墨军里新铸的武器剑给我看,说是兵器营里的多数工匠就只专心一样兵器部位,每个人的技术都练到炉火纯青……」褚莲城说到兴起」双手即随之比划起来」脸庞也泛红了。「你是认真的好皇帝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不过是没让私欲凌驾于治国之上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一定是因为你如此认真,所以上天才让我回来的。」她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也是这么想的。」所以才会如此夜以继日地忙于政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褚莲城心头一暖,明白了他这段期间为了替她多积德,过的是何等忙碌的生活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为我如此,值得吗?」她一跃而人他的怀抱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会确保你让它值得。」他揽着她贴在身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鬼医师父还是不认为我该生育,但是除此之外,所有妻子该做的一切,我都能做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在邀请我夜夜春宵吗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哪有人每夜都做那种事!」她捂住发烫的脸,挣扎着想后退,却让他揽着腰让二人身躯全紧密贴在「是在挑衅我能力不足?」他俯低脸庞,气息拂过她的肌肤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你你……」她捶他的肩臂,红着脸垂了眸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在开你玩笑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以为你说大话呢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褚莲城一抬头见他眸色变深,看着她的神态亦转为掠夺,她倒抽一口气,连忙摆手。「我学你开玩笑,真的开玩笑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但我当真了,该如何处理?」
                  他倾身逼近她,她身子不停后仰,整个人于是一偏,倒到了榻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低笑着顺势将她压在身下,双手撑在她脸庞两侧,定定地看着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被他看得耳朵发热,伸手抚住他的脸庞——「你痩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胖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想你。」她哑声说道,眼眶又泛了红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不会有我这么想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她想着她在昏迷期间,他的煎熬、他为她所做的一切,泪水便不受控地流了满面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别哭。」他吻着她的泪水。「别哭,以后不许再有泪水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……这是喜极而泣……」她吸着鼻子哽咽地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不想看到你哭,那会让我想起这一年多来的苦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那我不哭。」她眨干泪水,伸手拭去残留颊边的泪,一迳对他笑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当真如此百依百顺?」他用鼻尖轻触着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只有这一回。毕竟你待我与众不同,不就是因为我从不对你百依百顺吗?」
                  她轻笑推着他的肩,他不防她如今竟有这般力气,竟被推倒在榻上,而她随之跨坐他身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大的胆子!」他眸子闪着光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那么你可允我放肆一回呢……」她捧着的脸,轻触着他的唇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就怕你不够放肆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他扣住她后脑,加深了这个吻。一夜之间两情缱绻,自是不在话下。隔日君王不早朝,亦在预料之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其后,北墨史册中记载,圣宗皇帝黑拓天娶南褚王褚莲城为后,终生只立一后,为之尽散后宫。
                  圣宗皇帝在位三十年,国泰民安、四海昇平,收南褚、东隆为州,陆鸣、杜萨两小国主动归顺,亦设为郡县。北墨版图之大,空前绝后。圣宗皇帝退位后,携后广游天下。皇太女黑凌珑继位后,秉持圣宗之志,以仁德治理北墨,在位三十年,亦得民心,百姓称此二朝为「两圣之治」。
                  【全书完】
                  注:本作品由豆豆网提供,感谢您的阅读。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网,有您的支持,我们将做得更好!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豆豆网官方网址01:www.ddshu.net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天天赢彩票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