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                财迷药娘 V第三十五章[08.22]
                  岳晨琇这才想起有这回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吴咏雪哼道:「你要当心点,蔺巧嫣和蔺巧然不一样。她呀,心机可沉了,又心高气傲的,不就是个姨娘生的,有什么可拿乔的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岳晨琇心里七上八下的,换上了素衣襦裙,由秋叶扶着回到场中,再度跪坐在席子上,她不由得朝蔺巧嫣看过去,只是太守夫人又过来重新盥洗双手了,所以她没瞧清楚蔺巧嫣在看何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算了,什么事都没发生,不过是咏雪在捕风捉影罢了,她没必要自己吓自己,何况就算蔺巧嫣别有企图又如何,她和表哥的婚事是她姑母认可的,蔺巧嫣又如何轻易破坏得了?想通了,她便专注在仪式上,要让所有人看到她完美的一面,最重要的,当然是要让她表哥看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太守夫人念完祝词,再度取下岳晨琇发上的笄,为她簪上一副崭新的发钗,吴咏雪再度为她正了正发钗。
                  至此,只不过是及笄礼的二分之一而已,一切都很完美,岳晨琇做得很好,半丝差错也无,气氛更是融洽,所有宾客都赞叹着今日的排场。
                  小蝶就贴在蔺巧龙身边观礼,她不自觉的流了两行眼泪,蔺巧龙讶异极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是吧?感动成这样?」她歪着头。「小蝶,你能跟我说说你感动的点在哪儿吗?」
                  谭音也看过去,他笑道:「原来小蝶是如此多愁善感的姑娘啊!」
                  小蝶吸了吸鼻子,抽抽噎噎道:「奴婢是想到小姐及笄时的凄凉,忍不住心里难受,那时根本无人闻问,小姐连一碗热呼呼的汤都没能喝上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唉,傻丫头,这有什么可哭的?」蔺巧龙给小蝶抹了泪。「有及笄礼又如何?没及笄礼又如何?我还不是活得好好的。再说了,谁规定及笄礼不能补办的?改明儿个我就补办一场盛大风光的及笄礼给你看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谭音脸上的笑容好生热切。「媳妇儿的及笄礼,为夫自然要出钱出力的,需要多少银子跟我说,我全包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小蝶听了,这才破涕为笑,「小姐和姑爷说什么呢?及笄礼哪里还有补办的?」
                  谭音瞬间激动了。「小蝶,你叫我什么?你刚刚叫我姑爷没错吧?」
                  小蝶理所当然的道:「您和小姐都订白首盟约了,也对奴婢发了毒誓,奴婢称呼您一声姑爷也是应该的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许叫他姑爷!」蔺巧龙极力阻止。「要是被人听见,准当咱们主仆是攀龙附凤之流,要叫,也得以后真成亲了再叫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他们三人在后头压低声音聊得热闹,压根儿没注意到仪式走到哪里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这时,大管事徐伯却神色匆匆进来,也不管正在进行中的仪式,便向岳景绅道:「老爷!州牧大人的府上来人,说是有请蔺姑娘!」
                  此话一出,连太守夫人都停止了第三次盥洗双手的动作,笔直地看向徐伯,神色不敢怠慢。
                  开玩笑,州牧大人可是封疆大吏,是她家老爷的上级,品阶可比她家老爷高多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州牧大人?」岳景绅同样是大惊失色。「老徐,你有没有听错?州牧大人何以知晓蔺姑娘在咱们府上,还来请人?」
                  徐伯斩钉截铁地道:「老奴听得明白,确实有请蔺姑娘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太守夫人忍不住开口,「蔺姑娘是何人?岳老爷,既是州牧大人有请,是否该快些请那位蔺姑娘过去?」
                  岳景绅忙不迭地道:「是、是!岳某知晓,岳某正要如此办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及笄礼被迫中断,蔺巧龙被叫到岳景绅面前,告知了州牧大人有请一事,她也是一头雾水,不知那位州牧大人何以派人来请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原本,岳景绅打算要亲自送蔺巧龙过去,谭音却在此时义不容辞地开口道:「舅父,表妹的及笄礼一生只有一次,您错过将会多么遗憾,不如我陪同蔺姑娘前去,您在这儿继续观看表妹的及笄礼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是他不想看,觉得沉闷透顶,若不是能跟他媳妇儿在后头说说笑笑,他早掉头走人,而如今蔺巧龙要去州牧府,他自然没必要留下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岳景绅同意了他的提议,于是乎谭音、蔺巧龙以及小蝶三个人便从众人面前离开,岳晨琇眼睁睁的看着谭音的背影,再度把蔺巧龙恨上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席里,蔺巧嫣的脸色亦是阴晴不定。
                  那与她一样,同样姓蔺的姑娘究竟是何人?竟得州牧大人青睐?谭音甚至自告奋勇陪她离开,他们竟是什么关系?
                  经过半个时辰的车程,马车停了下来,领他们来的房管事一直满脸焦急,待他们下了马车之后便一路匆匆地领着他们进府,来到了一处干净的院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到了这里,蔺巧龙犹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。
                  房管事有礼地弯腰道:「请姑娘进去吧,我们大人在里面等姑娘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房管事推开了门,蔺巧龙和谭音、小蝶走进去,一个笑咪咪的声音说道:「蔺姑娘,你可来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蔺巧龙这才看见她救过的那位太子太傅,沈其名沈老爷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原来是您啊!」她松了口气,展颜一笑,「小女子还以为个儿的名声已大到州牧大人都知晓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当日沈其名的小厮说,他是来锦州城访友,看来,访的便是州牧大人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这位是蔺姑娘吧?」州牧大人左河光急道:「内人肚子痛得紧,请了几个大夫都说无法可医,听沈老说姑娘拥有一手神奇的针灸术,实在是太过情急,这才失礼将姑娘请来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明白了,大人勿急,我这便去看看。」蔺巧龙让谭音留在原地,带着小蝶绕过屏风。
                  床上,一个五旬妇人正在呻吟,旁边好几个伺候的人皆解不了她的疼痛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夫人,沈大人说的那位针灸姑娘来了。」一个丫鬟轻声对床上的孟氏说道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天天赢彩票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              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