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                重生千金 V第九章[08.22]
                  她毫无头绪。
                  如曹惟筌所说,她就算告发宋姨娘,对方推个一乾二净,她也无可奈何
                  啊,说不定还会被反将一军,说她疯了,就真得一辈子被关起来了,最后落得像疯姨娘一样的下场。
                  远处突然传来哭声,把她吓得脸色都发白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能判定那是婴儿的哭声,可能是隔壁人家的小孩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还好。」她松了口气的拍抚紧张的胸口,「还以为是这里的鬼魂来找人索命了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鬼魂?!
                  她倏然整个人坐起身。
                  怎么没想到呢!
                  像她这样没做过亏心事的,一提到鬼都吓得要死了,那宋姨娘害死了她的母亲,应该也会怕母亲的鬼魂索命吧?
                  她与母亲的外型极为相像,简直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,她若是假扮母亲的鬼魂,一定可以吓坏宋姨娘,逼她亲口说出陷害母亲的真相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得好好思考,扮鬼需要什么工具,以及如何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潜到宋姨娘的院落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她真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,把宋姨娘吓破胆。
                  可是扮鬼需要白衣,而且她刚逃离小屋,现在宋姨娘一定找她找得紧,恐怕已把整个董家翻个底朝天,若现在溜回去,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抓了,小命也就没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这次幸运的得曹惟筌的帮助,但若是重生,她可没有把握曹惟筌愿意助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手按在脱过臼的肩头,那儿还痛着,全身上下也因为这一摔,到处都在疼,她总不能重生后,再跳那么一次吧,万一弄个不好,可能又得死一次。她要把握这次的机会,所以一定要谨慎行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躺了回去,她还是睡不着,双眼瞪得大大的,凝视着屋内的某一处,好像这样盯着,鬼魂就不会出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只是在此借住,请不要现身吓我……等我为母亲申冤后,我就会离开
                  董蕙宇不断喃喃自语,希望这里的鬼魂可以放她一马。突然,大门旁的窗户闪过一道人影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——」累积的压力爆开,她抱着头惊声尖叫,缩进被窝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蕙宇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那个鬼知道她的名字?
                  「别、别找我……求求你……」她吓得全身发抖,心脏都快停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蕙宇,是我,惟筌。」曹惟筌掀开她头上的被子,将明亮的灯靠近,「看清楚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惟筌……?」董蕙宇颤颤重复,小心翼翼的张开眼。「惟筌……哥哥吗?」
                  她喘了数口大气。「你……怎么又来了?」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她现在只穿中衣,不好把被子整个移开,只好裹着被子坐起。曹惟筌端凝着她苍白的小脸,毫无血色的唇,以及抖得如秋天叶子的身子,忍不住调侃取笑,「不是说你可以的吗?怎么吓成这样子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……我以为你是鬼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是人。」他伸出温热的手握住紧抓着被子的冰凉小手,「鬼没有体温的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喝!」他握她的手?
                  董蕙宇吃惊的看着他,慌忙将手抽回缩进被子里,害羞的热气迅速往上蒸腾,连耳根子都染了一片艳红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只是要让她知道他是人不是鬼,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啊。
                  董蕙宇殷殷告诫自己不要自作多情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害羞的样子真有趣。
                  曹惟筌笑看着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忘了把钥匙交给你。」曹惟筌拿出一串钥匙放在床边。「这是其他房间的锁匙,还有我待会走了,你记得出来把大门锁上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他走到半途,忽尔想起此事,毕竟她是养在深闺的大小姐,锁门这事不可能是由她负责。
                  回来一瞧,果然门一推就开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一个姑娘家住在这儿,入夜未上锁实在不安全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明日会帮你找个丫鬟过来陪你。」以及照顾她的生活起居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的,谢谢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那我走了,记得出来锁门。」怕她忘了,曹惟筌再三叮咛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曹惟筌转身迈步,冷不防衣衫被揪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纳闷回头,「怎了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没、没事。」她讪讪收回手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没有自己想像中、的勇敢坚强,想到又要被单独留在这栋漆黑的祖宅,不由得又觉得惊慌害怕,小手下意识就拉住了他的衣角,希望他不要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可这种不知分寸的要求,她怎么开得了口呢。
                  况且她之前信誓旦旦保证自己一人绝无问题,现下怎可显示出软弱的样子呢!
                  「没事那我走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他才转身,衣角又被拉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抱歉。」董蕙宇迅速将手收回。
                  曹惟筌是个聪明的,怎看不出她此时内心的惊惶呢。
                  想起她刚才躲在被窝里簌簌发抖的可怜模样,不觉有些心疼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看你一时半刻也睡不着,不如我陪你说说话吧。」曹惟筌拉了把凳子,在床边坐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要陪我吗?」董蕙宇甚是惊喜。「万一聊天时,有鬼出现,我会帮你消灭它们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董蕙宇被他逗笑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又不是道士,怎么消灭鬼啊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怎么不说,我有浩然正气,鬼不敢出现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可你长得就像个儒生,鬼怕的不都是那种武将吗?」她皱了下小鼻子,表情煞是可爱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这是称赞我长得斯文有礼罗?!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是咱令城第一美男子……」她蓦地咬住唇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怎不往下说了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刚说的那些太不庄重了。」她低下头去,面带羞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天天赢彩票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              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