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                宅斗不如安太座 V第三十三章[08.21]
                  「可是我的身分就摆在这里,就算大哥与我和离,我和你要如何在一起?」谁不知道卓家千金是嫁给了徐家大爷?就算和离,她如何改嫁他,虽说不犯律例,可是坊间的流言是会伤及徐家颜面,徐家族人是无法接受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年头想要换个身分难吗?」
                  不难吗?卓韵雅扬着眉,无声反问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随我去古敦,换个身分后,咱们可以在古敦待上几年,之后可以再去西秦,甚至再往南去无极也成,等到三十年后再回大凉,就算你的身分恢复,这京城商家里头谁还知逍谁是谁?」这种变戏法的法子可多了去,就算再也不回大凉也无妨。
                  卓韵雅听得小嘴微启,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乡巴佬一样,一点见识都没有,在她眼里闲难重重的事,对他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,教她气馁了却也向往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别说古敦,她连京城都没离开过,如果真能出去长长见识,不知该有多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所以,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?」她怯怯问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老天啊,可千万别在她问出之后突然梦醒,她会受不住打击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当然,咱们要在一起,非在一起不可。」他长指的指背轻抚过她嫩白胜雪的脸颊,那滑腻细嫩的触感教他忍不住来回摩挲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这年纪的姑娘长得快,没几个月身形抽高了,容貌妍丽冶艳,身姿如莲清雅,慵懒的独树一帜,教人转不开眼。
                  卓韵雅被他那目光看得心跳加快,想了下,还是决定跟他解释清楚,省得他误会了徐爵。「其实我和大哥虽然同床共寝,但并没有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是没圆房,可他在你这儿留了个红印子。」他的长指滑至她细腻似雪的颈项,轻挲着刺眼红印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那是、那是大哥说府里的嬷嬷都是人精,要是不逼真一点怕是不能掩人耳目……啊!」羞愧的她还没解释完突然尖叫了声,只因她的颈项被狠咬了一口,痛得她只想推开他。
                  徐鼎吮咬到快见血,才伸舌轻舔。「我知道是他的一片苦心,但这一点真教人厌恶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虽说结果有些差强人意,但他无比庆幸卓震是与大薛氏挂勾让小雅嫁进徐家,而不是成了公侯勋贵的妾室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疼。」卓韵雅一龇牙咧嘴地捣着伤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本是想咬掉这层皮,可终究舍不得。」他煞有其事地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卓韵雅不禁瞪圆了眼,不敢相信他竟残忍如斯,她的颈上分明已经烙上了他的齿印,真够狠的,明知道那不过是做给旁人看的,还真咬她一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给我记住。」她悻悻然地呛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改天让她逮着了机会,非给他啃个伤口不可。
                  瞧她像头发怒的小兽,撂话像是小兽狺狺叫吼,徐鼎只觉可爱的低低笑开,起身给她取了药再细细地涂在伤口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雅,尽管你已经和大哥和离,但我跟大哥说了,这事暂时请官府那头三缄其口,省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卓韵雅虽不确定自己想的和他想的有没有相同,但就她而言,她也认为暂且瞒着众人较妥,要不然她父亲要是转而将她嫁给定威侯世子,那就麻烦大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民不与官斗,能少一事自然是最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那么,我也得继续待在这儿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嗯,我跟大哥说好了,这段时间他会住在书房里。」他将药随便往花架上一搁,神色慎重地对着她道:「但你放心,很快的我就能带你离开大凉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是要跟大薛氏摊牌了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这是早晚的事,你尽管放心就是,我不会再让你搅进其中。」他轻柔地将她搂进怀里,思忖着要如何将那些事都避开,尤其是她的宫寒之症,非得要让知情的人都闭上嘴不可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不希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教她萌生离开他的想法,这些过往尘事只要他知情,只由他处理便可。
                  卓韵雅乖顺地贴在他胸膛上,只觉得这一天内峰回路转令她惊心动魄,哪怕此刻与他相拥的幸福满溢还是教她莫名不安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鼎哥哥,咱们真的可以只管两人生活吗?」太过理所当然反倒令人心生不安。
                  徐鼎还没回话,便听见外头响起徐聿的低唤,他应了声后,让她再躺回床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别担心,一切有我,你尽管安心静养,该回门就回门,该怎么着就怎么着,其他的就交给我,别重了思虑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待卓韵雅应声后,他才踏出房外,就见徐聿垂着头,像是无脸见人般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说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……活口被杀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可有追上人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没有。」徐聿的脸垂得更低了。「可是有将对方划上一剑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徐鼎哼笑了声。「既然如此,就将那张画像交给京兆尹,只说我的贵客在京里遭人杀害,请京兆尹全面缉凶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是。」徐聿应了声后,才发现原来那张画像还有这个用处。瞧徐鼎盯着自己,他赶忙从怀里取出一封信。「二爷,游管事的来信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徐鼎接过手,一目十行看过,哼笑了声。「原来如此,还真是一笔好买卖,让人跟几个管事说上一声,顺着走便成,只要抓紧了手上的账册就好。」他就等着大娘对他澄脏水,她要是不行动,他也不好动手呢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是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徐鼎垂着眼盘算着。这几年,他收服了不少徐家旗下的大管事,照理他想拿下当家的位置不难。但也因为这些年来陆陆续续得到的一些消息,教他更想要罪证确凿地将大薛氏给押进牢里,至于当家的位置对他而言,已经不再重要。
                  比较为难的是,如果他提刀对着卓家,不知道小雅会不会怨他。
                  卓韵雅被迫在床上躺了两天,直到回门时才让她下床走动。
                  坐在梳妆台前,让书蓝替她梳髻,待时辰到时,她只带了书蓝回门,将书白留在主屋。
                  到了徐家,徐爵与她扮演恩爱夫妻,一进厅,卓震和卓景麟已列坐在前。
                  徐爵热络地与卓家父子寒暄交谈,卓韵雅在旁冷眼看着,待他们聊得差不多了,她才突然道:「爹,我有话想跟你说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卓震压根不意外,因为他已知道徐鼎回京了。「你还是先去看看你嫂子吧,为了你要冋门,她已经在厨房忙了一个早上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急,我想跟爹先说说话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徐爵听着,干脆拉着卓景麟到外头园子赏雪花般的李花。
                  卓震往上首一坐,卓韵雅随即向前,毫不拖泥带水,开门见山地问:「爹为何要骗我?」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天天赢彩票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              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