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                宅斗不及格 第四十二章
                  「奴婢哪有欺负她们,不过是让她们少到正屋来罢了,如果主子出事儿,王爷能不打咱们板子?奴婢是为自己的屁股着想,是主子教的,人不自私、天诛地灭。」晓阳噘起嘴,替自己辩解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合着还是我教错了。」阿观笑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主子没错,晓阳没错,错的是想在清风苑掀风引浪的。」晓初续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不信,有谁敢在王爷眼皮子底下作鬼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作不作鬼不知道,主子,你可知道现在外面怎么传的?」琉芳凑上来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传什么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前几日,主子不是说嘴巴涩,让奴婢去园子里摘一盘青梅回来,外头就传说主子有孕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真的假的?」
                  八卦功力这么强,没请她们去水果日报上班,着实太浪费人才。
                  难怪这几日,夏氏、方氏、徐氏……纷纷遣人送礼物过来,送完礼还不时朝她腰际儿瞄上几眼,原来是因为这个,害她还以为自己吃太好腰变粗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可她们怎么不把话说开,难不成,这里也有怀孕未满三个月不得言明的禁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接下来呢?叶府会不会因为送来的补药有强大疗效,让成亲多年却始终没有好消息传出的王爷一举得子,从此声名大噪,然后,丞相不当了,退出太子争夺战,专卖生子良方?
                  「还能有假?主子,您说,这话还能是谁传出去的。」晓阳气鼓鼓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有什么关系,谣言止于智者,再过一段日子,见我的肚子没动静,自然就没人说话啦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阿观无所谓地耸耸肩,等陈氏肚子里那个落地,届时,所有注意力转移,她又可以安居乐业,过着与世无争的逍遥岁月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事情哪有那么简单,如果让王爷存了希望又失望,到时候,不晓得要怎样怨主子呢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呵呵呵,阿观额头画出三条黑线,眉毛拉成阿两眉(漫画《乌龙派出所》中的人物,其明显特征就是有两道毛毛虫似的眉毛。),她的表情憋得很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们也觉得自己和齐穆韧已经那个了?
                  也是啦,她这堆干柴再加上好几天没往前院去点火的齐穆韧,成天到晚黏在一起,说两人之间干净清白,谁信?
                  「如果我真的怀孕,王爷恐怕不只是失望这么简单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绿云罩顶的男人会有什么反应?砍老婆?杀奸夫?还是把两人捆上十字架,开一场人肉烧烤趴?
                  「爷要失望什么?」
                  齐穆韧和齐穆笙从屋外走进来,原本懒在榻子上的阿观连忙起身,带着浅浅的微笑,她越来越有王妃端庄贤慧、淑德良顺的模样,看吧,戏演久了,演技就会慢慢精进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前头传言……」晓阳要回话,却让晓初扯扯衣袖,不准她多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传什么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没什么。」阿观迎上前,对齐氏兄弟屈膝,「王爷、三爷,新壶进窑了,再过几日,就可以送铺子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喊三爷?这么客气,怎不喊大姜了?」齐穆笙好笑地看住阿观,难不成她在二哥面前都这么良家妇女?
                  阿观脸皮抖两下,低头不语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大姜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是嫂子的朋友,嫂子说我们长得很像,就喊弟弟大姜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只不过她喊的声音软软的,带点慵懒味道很好听,嫂子说那叫做山东腔,他学好几遍都不像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朋友?」
                  齐穆韧话不多,他习惯用两道眉毛说话,反正他们是双生子,心意相通呗,见他眉头拉紧,齐穆茎急急解释,「嫂子的朋友是女的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齐穆笙回答完,四个婢女连忙低头、抿唇偷笑,阿观也是满脸的幸灾乐祸,一个爷儿像个女的,这话好听吗?
                  齐穆笙懊恼,气自己怎么就被吓得全招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阿观发现齐穆笙在瞪自己,连忙把头别开,拿起桌上的新茶喝一口,她皱起眉头转头看向月季。
                  月季上前,弓身问:「主子,怎么了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味道不大对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阿观才说完,齐穆韧立刻抢过茶壶,凑近鼻尖嗅闻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这茶是谁泡的?」齐穆韧凝目,口气严峻,吓得众人神经紧绷,轻松气氛一扫而空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禀王爷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月季才要回话,就听见阿观唉呀一声,猛地甩手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怎么了?」齐穆韧上前飞快抓起她的手臂,顺着阿观的视线望去,他看见一条灰色小蛇飞快窜向墙角。
                  齐穆韧窜身向前、弯腰、双指一夹,动作迅速流利,如果被咬的不是自己,阿观很想给他爱的鼓励,再吹捧个几句。
                  当他将扭曲不已的小蛇夹起,匆匆看过一眼后,月季配合度十足,把阿观的首饰盒拿出来、清空,捧到齐穆韧面前,让他把蛇丢进去、盖紧。
                  真有默契啊,阿观饶有兴味地瞧了月季一眼,月季见阿观望着自己,蓦地,脸红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二哥,我去找外公。」齐穆笙语气很急,他也看清楚那条蛇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动作快一点。」齐穆韧口气也急,这段时日好不容易有融化迹象的冰脸,又封冻了起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有这么严重吗?春暖季节、百花盛开,蛇虫冬眠醒来,当然会四处乱窜,干嘛那么紧张?难道是毒蛇?
                  不会吧,那么小一只,颜色又不鲜艳,小学老师有教过啊,越漂亮的越毒,他太紧张了啦,何况,被咬的地方又不痛。
                  阿观本想安慰他两句,没想到齐穆韧一把拉起她的衣袖,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处已经红肿发黑。
                  怎么会这样?她傻眼,真的不痛啊。
                  齐穆韧从靴筒里抽出匕首,朝她手臂上划一刀,那么大的伤口,她还是……不痛?
                  怎么会这样?她开始有点慌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使劲地替自己挤毒血,那个血不但是黑的还带着淡淡的腥臭味,月季手脚俐落上前,扯下帕子在她手臂上方狠命摧绑,她很用力,阿观整截手臂都变成苍白的死灰色,却依然……没有感觉。
                  现在阿观终于知道事情大条,这时,她发觉自己的手不能动了,接着胸口传来一阵麻痹感,再来脚不能动、下半身、上半身……发麻的感觉用太空梭的速度在她身体里蔓延。
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念头重重地撞进阿观的脑袋里-
                  她错了以为不碰、不想、不去理解分析,就不会陷入这潭污泥,她总认定自己是过客,只要保持客观的第三人称,就不会是靖王府的一分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可是……傻了、笨了,这么傻气的认定,她怎能用来说服自己?
                  自从在王府中苏醒,她就已经在这里了呀,在承接叶茹观的身体那刻,她便一并接受了她的身分、角色、未来与命运。
                  即使她再否认,即使她向自己表达一百次离开的意愿,即使她坚持理智,绝不喜欢上超帅王爷……她,依旧逃脱不开自己已经是叶茹观的事实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想苦笑,想告诉齐穆韧,自己是天下第一号大笨蛋,可是脸僵了、舌头僵了、脑袋也僵掉了,在脑浆凝固前,最后的一分意识,是齐穆韧那张焦虑的脸,原来哦,原来他不是千年寒冰,他也会有生气愤怒以及……紧张的表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屋里静悄悄地,齐穆韧坐在床沿静静地看着叶茹观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从来不知道,自己会在乎一个女人在乎到失去沉稳,他从来不晓得,当她闭上眼睛那刻,一颗心会像被人狠狠揍上几拳那样疼痛。
                  是谁趁他没有知觉时在他胸口下重手?齐穆韧不知道,只知道那个痛,让人非常、非常、非常难受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别摆那张臭脸,她会好起来的。」姜柏谨拍拍齐穆韧的肩膀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她什么时候才会醒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处理得很好,毒血流出来不少,应该不会太久,放心,有外公在,不会让你丢了你的小心肝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他刻意说得轻松,齐穆韧点点头听进去了,但眉头却仍然深蹙。
                  姜柏谨微微一哂,总算除了宛心外,又有女人能进他的心,只不过她是叶府的人,恐怕这条情路不会太顺遂,皇贵妃对宛心做的,恐怕没那么容易放下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摇头,老天成就他的仕途、他的能力运气,偏偏不成就他的爱情,这种事……要怎么说?
                  转过身,他收拾工具,方才替叶茹观开了个小刀,东西得消毒消毒。
                  姜柏谨才转身,阿观就醒了,她首先醒来的是眼睛,微微张了一下、闭起,再张开一次,这次……她看见大姜焦急的眼睛。
                  迷迷糊糊地,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只是一张脸笑得甜蜜蜜,她软软地张口说道:「大姜,我梦见我穿越了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匡啷!姜柏谨手上的工具掉落地面,心如擂鼓撞个不停。
                  猛然转身,他的目光死死盯住叶茹观那张脸,大姜……那个佣懒的山东腔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【全书完】
                  注1:相关书籍推荐:
                  01、见观发财之一《宅斗不及格》;
                  02、见观发财之二《王爷你犯规》;
                  03、见观发财之三《罪妇大过天》。
                  注2:本作品由豆豆小说提供,感谢您的阅读。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,有您的支持,我们将做得更好!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天天赢彩票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               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