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                前夫不安分 第二十章
                  一边说着,他一边站起身,长臂揽着她肩膀,脚步一旋就要朝办公室外头迈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行。」晴黛扭动肩膀,从他手中挣脱出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为什么不行?」他愣了一下,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反应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满脸困扰地看着他,把自己心里的烦恼说出来:「我原本准备好的烛光晚餐怎么办?」
                  闻言,阙石狱实在有些哭笑不得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先别烦恼这个。」他伸手,想再揽住她的肩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又躲开了。看着他威胁地挑高右眉,急匆匆地开口表明,「那是我要给你的惊喜啊!」
                  阙石狱长臂再往她肩膀一探,将她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,顺利将她乖乖收拢进怀抱里,跨步往外头走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以前都是你给我惊喜,不管怎么算,这次总可以轮到我了吧?」他看她一眼,另一手顺势推开总裁室大门。「走吧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门外,刚挂上电话的秘书,见总裁有史以来第一次搂着女人出现,立刻站起身,恭敬地微微点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总裁夫人,您的花好漂亮。」秘书一对机灵眼在大花束与晴黛之间来回看着,微笑说道:「这束花是总裁早上上班时亲自拿过来的。所有员工都在猜,不晓得总裁会把它送给谁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。」阙石狱感觉妻子似乎有些不太自在地想躲开,手臂略微施力,让她乖乖待在自己怀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原来如此。待会儿有人问我,我终于可以把正确答案告诉大家了。」秘书笑脸盈盈。
                  阙石狱听了,满意地点点头,随即拥着妻子步入电梯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电梯门一阖上,晴黛立刻仰头瞋他一眼。「你干嘛这么高调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还记不记得莎宾娜?」阙石狱意味深长地看着她,按下一楼的按键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当然记得。差点跟你结婚的那一位美丽小姐。」晴黛粉唇微嘟,想起那段往事,心里头还是有点酸酸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不是要说这个。」见她一脸不高兴,阙石狱微微一笑,俯身在她唇上轻点了一下,赶在她抗议前,迅速转移她的注意力。「记不记得先前你的案子差点出包时,被要求换掉的事?」
                  晴黛原本想叫他规矩一点,听见他的话,脑袋转了个弯,想了一下,点点头。「幸好那时候你愿意跳出来帮我说几句话,否则我就糟了,一定会被换掉。」她满怀感激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以那时候的情况,换作是任何一个人,我都会站出来说话。但我那时候最不痛快的,是有人敢在我眼睛底下仗势欺人,而且还欺负到你头上。」阙石狱黑眸沉怒,尽管只是事后回想,他依然怒火中烧。
                  电梯抵达五楼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这也是人之常情嘛。一边是总裁火辣新女友,一边是离了婚的前妻,换作是我,我也知道该讨好谁。」察觉到他浑身发散的怒气,晴黛轻咬着下唇,苦思着该怎么转移他的注意力。「所以你今天调兵遣将,搞出这些事,就为了给我做做气势?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这只是一小部分原因,重点还是在你。这是你的愿望,我怎么忍心不让它实现呢?」听见她的话,阙石狱怒气渐散。
                  电梯抵达二楼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以前就都当作耳边风啊!」她一面说,还不忘深深叹息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别记仇,以前是我不懂珍惜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算了,我大人有大量,姑且原谅你一次。反正我也休了你一次,我们之间算扯平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叮。」电梯抵达一楼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喂,别越说越过分。」阙石狱嘴上虽警告着,可语气里却是一点责怪之意也没有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送你的戒指呢?不会没戴吧?」
                  阙石狱拥着她,往早就等在外头的座车移动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在手上呢,一根手指头花枝招展地戴了两枚戒指。」就知道她一定会挑重要节日突击检查,幸亏他有先见之明,昨晚就默默放进公文包,今早出门坐在车上时就戴起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也是耶!」她抓起他的手看了看,欢天喜地惊呼起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心有灵犀啊,老婆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「噗。」
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天,阙石狱生平第一次中午前离开公司。
                  当天下午,「阙氏集团」大楼里最热门的话题便是——总裁除了送花、订餐厅,究竟还有什么浪漫行程呢?
                  当晚,这个答案即将被揭晓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阙石狱将自己全心全意倾注于妻子体内,希望能再多添一位家庭成员,这也是他们共同的愿望。
                  妻子当场累得昏睡过去,他则转身踏进浴室,弄来一条热毛巾,仔细帮她擦拭过后,又帮她穿上内裤跟睡衣,这才踏进浴室冲个冷水澡,以免自己忍不住又想要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十几分钟后,他穿着丝质浴袍踏出浴室,强健胸肌上水珠滚落,他率性地抓起挂在脖子上的雪白毛巾,擦拭犹湿的黑发。
                  视线往床上人儿一转,赫然惊见她居然踢开被子,睡衣被撩高至胸部,两团白腻乳房正发散出诱人色泽,白腻裸身让房内顿时变得春色无边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僵在原地,喉头滚动两下,深呼吸两口气后才走到床边,伸出手想替她拉下睡衣,将丝被盖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未料他刚有动作,她立即微微张开双眼,噘噘被他吻肿的嫩唇,微微起身,双手抓住他手掌,把脸颊埋进宽掌里头,像只爱撒娇的猫咪似的,轻轻磨蹭起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苦笑着摇摇头,自己冲冷水澡的苦心,全被她这个动作破坏殆尽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先替她将被子盖好,一只大掌从丝被下方徐徐探入,极具侵略性的手指轻轻滑过里头温热雪肌。
                  手掌一路从小腿缓缓往上,逐渐来到大腿外侧,大掌爱怜地抚摸了一阵,他低下头,从她雪嫩的大腿开始落吻。
                  大腿的肌肤好滑嫩……他轻轻吻着,感觉她不安地动了一下,而后又昏睡过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不急着叫醒她,反正火热的欲望会令她苏醒过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转个弯,他探向敏感的大腿内侧,黝黑大掌缓缓挤入原本阖着的玉腿,直到中指抵住柔软的花缝。
                  接着他再探出无名指,两指隔着薄薄底裤沿着花缝徐徐来回爱抚,直到指尖传来微微湿濡。
                  这么快就有感觉了?
                  他嘴边扬起男性得意浅笑。她甚至还没完全醒来,身体倒先诚实做出反应。
                  当下,他指尖滑动的速度加快。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热……谁……」晴黛睡得并不安稳,梦里只感觉身体像被火烧着了,越来越烫。
                  正当她以为自己身上着火时,双腿之间却传来一阵令人害羞的麻痒,令人忍不住想要紧紧夹住双腿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才刚有动作,膝盖突然被一股强大力道往两边拉开,她吃痛地轻喊出声,霍然睁眼——
                  是他!他又想要了?
                  脑子刚闪过这个念头,双腿间温柔的抚触突然停住,她心里正松了一口气,下一秒,内裤被轻扯开来,粗糙的指腹压向双腿间敏感的小核,以绕圈的方式带出更多欢爱蜜津。
                  不、不可以。她好累,没有力气再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「唔……」她正想开口求饶,丝质连身睡衣突然被拉至胸口,柔嫩左乳被他紧紧一捏,掌心重重贴上蓓蕾,腻乳自他五指之中被挤压出来,形成情艳的画面。
                  阙石狱的喘息更加粗重,满脑子充斥一个念头——再次挺进她体内!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*本书内容略有删减,请谅解*
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夜不断的激情,再加上两颗紧紧相依偎的心,为两人带来另外一位新的家庭成员。
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他送给她,最珍贵的礼物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【全书完】
                  注1:相关书籍推荐:
                  01、极品男栽跟头之一《前夫不安分》;
                  02、极品男栽跟头之二《花男归我管》;
                  03、极品男栽跟头之三《美男追我跑》。
                  注2:本作品由豆豆小说提供,感谢您的阅读。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,有您的支持,我们将做得更好!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天天赢彩票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                .